刷脸背后,拥抱物流,旷视在产业中的「新共同体」

已低调许久的旷视科技,最近终于揭开了蒙在公司头上的面纱,把创立公司 7 年的思考在 2019 年初分享出来。

1 月 16 日,旷视科技进行了品牌升级,让我们更清晰地看到这家公司的商业脉络。

被人熟知的人脸识别,是旷视科技一直以来的标签。现在,这家公司瞄向了下一个广阔的市场:物流机器人。将公司战略展现在众人面前,一个商业闭环的雏形也浮现出来,旷视科技有着自己的方法论。

新的商业战略是这样的:基于自主原创的深度学习系统 Brain++,打造基础层核心技术力 AI Engine;同时基于感知、控制、优化等方式实现人、物、场的数字化,构建平台层核心产品力 IoT OS;最终通过 AI+IoT 赋能传感器、机器人、个人终端等标准化硬件,实现应用层三大 IoT 场景城市大脑、供应链大脑、个人生活大脑的规模化商业落地。 

实际上,不止是物流,旷视科技比人们的认知中更早完成了自身的商业模式构建。


智慧物流的大脑

两年前的冬天,唐文斌与印奇,两位旷视科技的创始合伙人跑到天津一座大仓库参观。

两万多平米的仓库,空调和暖气在偌大的空间内失去了应有的作用,拣选每一单的货物只能靠工人们推着车在仓库里到处跑。

「每一个人一天要跑 30-40 公里,相当于一场马拉松。」唐文斌称。

         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兼 CTO 唐文斌

在某些环境下,人机协同的说法越来越能站得住脚,这也是旷视科技所看到的机会。如同自动驾驶会解放货车司机的双手一样,物流机器人可以节省掉人们在仓库中奔波的时间。

在智能物流方面,旷视科技打造了一个「大脑」。利用多元化的机器人设备来组建一套完整的智能仓储物流解决方案。比如在一座仓库内,叉车机器人、搬运机器人、分拣机器人以及智能存储方案就能完整解决仓库里订单搬运拣选的过程。工人只需在最后打包订单即可。

大脑连接的是上游的业务系统和下游的设备,这部分软硬件产品由旷视及其合作伙伴构成。国自机器人、鲸仓科技、MUJIN 等均为旷视科技的合作伙伴。唐文斌透露,旷视科技内部也会设计生产部分硬件设备。

和极智嘉、快仓等物流机器人头部公司不同的是,旷视科技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思路。没有硬件售卖和租用,也非解决方案的提供,旷视科技给出了更多的自由性。客户可以根据自己所需,选择不同的模块组成解决方案,达到最快速的输出。

显然,这种模式非常需要合作伙伴的加入。理论上,极智嘉和快仓也可纳入此次旷视科技发布的机器人网络协同大脑——河图当中。而优质的合作伙伴也是旷视科技急需的,因此旷视科技投入 20 亿人民币联合上下游生态合作伙伴,打造解决方案,验证场景。

速度,是旷视科技在物流领域的目标之一。唐文斌表示,在和物流行业人士深度接触过后,有两个较深的感受:落地速度不够快,很多场景都不太一样。前期沟通和后期打造方案到实施的时间变得很长,有些甚至达到 12 个月。在快节奏的互联网面前,这个速度无法让旷视科技忍受。

为什么河图能够克服这些困难?除了多元化的设备入驻以外,如何让人机协同,更是这个「大脑」的优点。当所有设备连接起来后,旷视科技通过河图进行协同智能,即系统提供大量的内置算法,包括对机器人路径的优化、对不同机器人负载的均衡、所有工作节点的均衡等等,设备可流畅地完成任何工作,不会遇到任何阻碍。

这种方式也得到了初步的验证。天猫超市与心怡科技合作的仓库,因 SKU 多、订单结构复杂以及时效性强,被称为「电商行业的珠穆朗玛峰」。旷视科技与心怡科技联手,用 500 多台三种类型的机器人协同的仓库提升了 40% 的人效。

「连接」也成为了旷视科技在物流领域的独特优势。唐文斌告诉极客公园,旷视的 Face++开放云平台的核心价值是赋能,而在河图操作系统中,「连接」是其额外的核心能力。


AIoT 的商业化落地

印奇曾经公开表示过公司的商业「三段论」:「一家人工智能核心技术公司,你要有自己的技术平台,同时你应该尽早地明确选择一个商业落地的方向,尽快地形成数据循环。」

人工智能在 2017 年强势崛起,吸金无数,而到了 2018、2019 年,众公司的一致目标成为了「落地」。

清华大学发布的《中国 AI 发展报告 2018》显示,2017 年中国的投融资总额达到 277.1 亿美元,占全球融资总额的 70%。

旷视科技也不例外,如今,物流便是其目前最重要的商业战略方向。

     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兼 CEO 印奇

2018 年 4 月,旷视科技收购艾瑞思机器人,并在几个月后将艾瑞思机器人组建为机器人事业部,成为独立的一环。艾瑞思机器人此前一直在做智能物流仓储、智能工厂搬运等行业的智能化解决方案。

据了解,除收购艾瑞思机器人之外,旷视科技还投资了物流机器人公司鲸仓科技。根据企查查数据,旷视科技占股 11%,为第四大股东,唐文斌为鲸仓科技的董事会成员。除旷视科技外,百度风投、金沙江和云锋基金也都在股东名单之中。

物流虽是旷视科技内部最重要的战略之一,却不是旷视唯一关注的领域。在零售方面,旷视也投资了连锁便利店好邻居,进一步在零售行业的改造。面向城市管理领域的 IoT 场景——城市大脑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当中。

印奇说到:「旷视科技希望通过自己的核心能力,一层一层深入,跟所有的合作伙伴一起,构建物联网时代的操作系统。」

从这几个场景不难看出,旷视科技 AIoT 的战略是面向产业,内核却十分清晰,即「机器视觉」这一基础技术能够为产业带来的价值。

而对传统产业来说,人工智能的进入加速了对整个行业的改造,不过这也并非易事。

印奇把实业型的企业画成了一个十字,横向是内部产业流程,从设计研发、生产制造、物流希望仓储、渠道配送,包括一直到客户服务,是一个组织相对复杂的内部链条。

在纵向,除了传统企业需要关注的资产管理、业务运营等,还需要了解科技,如何上云、操作系统,应用科技等等。

传统产业和新科技的融合,使得这个十字需要处理得很好才能使企业正常运转。这意味着企业要敢于拥抱人工智能,人工智能进入传统产业,也需要走入深水区。

面对产业的「沉重十字」,印奇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打造「新共同体」。

「当互联网的上半场结束了之后,所有的互联网下半场几乎都是重的生意。」印奇表示。

同时,新共同体对所有人工智能企业来说,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