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脱贫「鱼渔论」

在云南省南部,红河上游元江之南的元阳县,有着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红河哈尼梯田,梯田种植着当地特产的作物红米,这种红米生长在海拔 1400 到 1800 米的梯田上,一年只长一季,生长期漫长,亩产约 300 公斤,营养丰富,是「细粮中的粗粮」。而居住在这里种植红米的李平清老人,谈起种了半辈子的元阳红米,也是感慨良多。在过去,李平清老人对过年的期望,就是能买一条新裤子。

因为种红米,太穷了!

虽然被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但从经济学比较优势理论来看,元阳不应该成为红米产粮区。同一种商品,如果某一地区生产它的机会成本低于其他地区,那么这个地区就在生产该产品上拥有比较优势,比如越南养猪成本低于中国,那越南就该多养些猪然后出口。作为粮食作物,红米首先也是最大的问题,就是产量——亩产 300 公斤是什么概念?基本和青藏高原的青稞产量差不多。目前正在推广中的袁隆平的杂交稻「Y 两优二号」,在试验田亩产达到了 926.6 公斤,即使大规模种植,在南方一年两熟,一亩水田产量也可以突破一吨。地处南方的元阳红米,不但产量低,一年只能一熟,生长期竟然比东北大米还要长 40 天。

这就让种植红米几乎和贫困画上了等号。李平清老人家里有 3.8 亩的梯田,种出的粮食除了要自家吃外,还要卖出去一些,去年他留下了 900 斤的红米卖掉,但红米并不好卖,有时候不会有人来收购,即使有,农民也很难讲价,年景不好的时候,李平清甚至要去打些零工,才能填补上口粮的缺口。

只要看一下当地不少被弃耕弃荒了的梯田,就知道在当地人看来,种红米不是件「好差事」,但不种又能如何呢?许多贫困县的故事大抵如此,区域内缺乏第二、第三产业,得不到更好就业机会的农民只能从事第一产业,但由于各种因素无法形成比较优势,甚至卖掉还不如自己吃了,那即使再努力也难以脱离贫困。

穷人一直都有,但无法被改变的贫穷才让人绝望,这也是不少元阳人宁肯放弃家乡瑰丽的风景、优质的水源、清新的空气也要去城市打工的原因。在 1 月初的阿里脱贫技术大会上,已经担任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主席一年的马云认为,「贫穷不是农民不努力,而是农业文明和商业文明没有完美的结合起来」。

「我认为贫困县也不是贫困县不努力,不是贫困县的农民不努力,而是在发展的模式上没有跟上,是在发展的思想受到了困惑。」对此,马云给出的方案,是用技术的丰富来弥补资源的贫瘠:「资源贫瘠不一定是贫困,我自己今年去了两趟以色列,以色列是个很好的例子,以色列没有足够的水源,没有土地,几乎 2/3 以上是沙漠,而且竞争条件极其恶劣,但是以色列居然是欧洲蔬菜、水果最大的出口国之一。它靠的是技术,靠的是创新,靠的是滴灌技术,智能技术,生物技术都非常之厉害。」

谈起脱贫,许多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要给钱,不给钱怎么能脱贫呢?不过很显然,只给钱是绝对不够的,上世纪末《人民日报》曾曝光,有贫困县的干部们将扶贫款项贪污,后来上级检查,便让学校的小学生们披上白布,由老师们带领监督着,在山坡上扮羊,直到两三年后才被揭穿。但即使款项全部到位,扶贫往往也是事倍功半,有的贫困农民养大了扶贫办给的小羊、小猪,发现卖了也赚不到多少钱。钱花完了,贫穷还在,没什么改变。

那么,如马云所说的,技术能改变这些吗?


惊险一跳,阿里搭桥

「商品到货币是一次惊险的跳跃。如果掉下去,那么摔碎的不仅是商品,还有商品的所有者。」——马克思。

李平清老人的 900 斤红米,卖掉了,能买新裤子;卖不掉,口粮都不够,还要去打零工,至于对收购商的议价能力,近乎可有可无。

但市场并非没有需求,来自世界遗产原产地,纯天然无污染,人工耕作的千年传统作物,营养丰富而且粗细均衡,这些标签正是深受城市居民喜爱的那一款。问题出在,红米卖不出去,或者是卖的不好。

贫困县的农民,既缺乏信息来源,不了解市场需求,也缺乏销售渠道,最后,也没有品牌影响力。对于完全不知道红米和普通稻米区别的消费者来说,为什么要购买红米呢?如果说红米至少看起来是红色的,还算有一定的「辨识度」,平武蜂蜜这款地方特产就完全无法和其他形形色色的蜂蜜区别开了,出了本地没人认识。

但在卖东西这一点上,大概没有比阿里巴巴更擅长的了。

2017 年 9 月,元阳红米上线了农村淘宝淘乡甜,1.5 万斤红米在 12 个小时内全部卖光,这相当于 70 亩梯田的产量。而更让李平清高兴的是,收购价要比之前小型收购商的高不少。

搜索淘宝网淘乡甜,元阳红米 4 斤标准包装的产品销量还不错,累计评价中大部分的消费者认为口味较好,一部分明显表现出对「世外桃源原产地」的憧憬,还有许多人实事求是地认为红米比较硬,煮粥喝最好吃。

电商脱贫是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五个重要脱贫方向之一,电商脱贫执行组长黄爱珠在采访中说,元阳的贫困首先是交通不便导致的,当地除了红米外,没有其他特色农业产品,而红米品质虽好,但知名度却低,因此销量小,卖不出去。

2017 年 9 月份,阿里巴巴脱贫团队和元阳县启动了元阳红米一家一千的项目,涵义是通过元阳红米,精准扶贫一千户农家。在一开始,元阳县的农民没有信心,因此,阿里巴巴向他们承诺了亩产 400 公斤的保底销售收益。通过进行统一品种、统一标准技术培训,获取了品质稳定的红米后,再进行统一包装,建立了元阳红米的品牌。之后利用阿里巴巴的优势资源,让元阳红米在淘宝直播、聚划算以及大润发等电商渠道和新零售渠道全面覆盖,销往全国。在 2018 年,耕种了 3.8 亩梯田的李平清,获得了 2.4 万元(每斤 8 元)的收益。

而与之类似的平武蜂蜜,不仅仅解决了以往滞销的问题,在第一次售卖售空之后,第三次时还大胆地预售了明年 10 月份蜂蜜,而这不仅仅是乐观,还是通过大数据对销量进行预测得出的结果。消费需求的旺盛又刺激了生产的积极性,平武蜂农就在扩大生产,而元阳红米在更积极耕作和优化选种后亩产也提升到了 400 公斤。

在过去多年,也有许多淘宝村自发成立,出现了网红农产品和网红店,以及淘宝直播中的网红直播,这一模式也被借鉴到脱贫之中。电商扶贫中,针对国家级贫困县,淘宝直播专门开通「脱贫直播频道」,通过「网红+县长(村干部)+明星」的模式,培养当地的「新(星)农人」来促进农产品销售。2018 年 10 月,通过淘宝直播,就帮助乡城县 700 多位贫困户在三天内销售 7 万斤苹果。

2018 年 1 月以来,「兴农扶贫」频道与全国 22 省区 435 个县合作,包含 151 个贫困县,累计孵化特色商品 2532 个。全国共有 123 个国家级贫困县、265 万人口接入阿里巴巴的电商协同网络,诞生了超 1000 个农产品品牌,据统计,双十一期间,国家贫困县在阿里巴巴全网共计实现了 48.4 亿元的农产品销售。


授人以鱼不如挖鱼塘

扶贫、脱贫和致富间的关系是什么?马云在演讲中,用给人鱼、教人钓鱼和挖鱼塘来分别比喻。「扶贫和脱贫是两件事情,但是脱贫和致富却是一件事情,我认为只有追求富起来,才有可能真正的脱贫。扶贫是直接给别人鱼,而脱贫是教人钓鱼。但是致富却是要造鱼塘,要养鱼,让鱼多起来。」

将产品做成品牌,做好销售,足以改善农民的收入,和成为优秀的营销案例。但这种方式就像钓鱼,并没有完全摆脱靠天吃饭的随机性,如果热销期过去,产品不再被追捧怎么办?小农经济下的农业产品,不仅在生产上看天吃饭,在销售上同样有风险。对阿里巴巴来说,这只是技术扶贫和收入增长的起点。

红米的热销是做好了产品的差异化,主打原产地和口感营养上的特色,单纯作为粮食的红米无疑是缺乏竞争力的,而增加收益的另一个方式,也是更根本的方式,是在生产上进行改良。正如马云用以色列做的案例,贫瘠的以色列土地的农业,比起非洲肥沃土地滋养的农业依旧具有极大的比较优势。

以往地方政府为了脱贫致富,将精力放在招商引资上,甚至成为考核官员绩效的 KPI。而招商引资的重点往往是制造企业,这也是我国一直以来,追求产业升级和农业让位工商业发展的传统思路。但对于大多数的贫困县来说,比起制造业企业,农业无论是在农业技术、农业产品质量、农业服务、农产品加工等,都有极大的提升空间,考虑到农业人口占贫困人口的比例之大,从脱贫的角度来说,发展农业对脱贫的帮助,效果并不亚于通过发展第二三产业促进产业人员流动而脱贫。

「用新的技术重新塑造传统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要改变农业,改变农民,改变农村。」马云说,「发展乡镇企业,应该围绕农产品进行发展。未来的农业是数据农业,是订制化的农业,是智能化的农业。」而阿里巴巴的技术,包括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同样正在从消费端向生产端延伸。当然,这种延伸并不是割裂的,而是有机结合的。

重庆市奉节县和红阳县同样是十个电商脱贫样板县之一,早在 2015 年 9 月,奉节县就对接农村淘宝,那时候奉节的脐橙已经形成一定规模,但在销售方式、范围、渠道上还存在缺陷,也没形成品牌。2016 年,阿里巴巴发现奉节有一个很小众的品种——福本,出枝率、糖度、酸度,尤其是化渣率都非常适合橙类消费者的口感和偏好。黄爱珠介绍,阿里巴巴与当地农民合作,加入了加工、分选以及分级分层,推出品牌自然真橙,并将品牌影响力做大,将售价从原本的 1 元多提升到 5 元/斤。

4 年来,奉节脐橙在阿里巴巴平台的销售增长 20 倍。在奉节的淘乡甜标准示范基地,引入了测土配肥、水肥一体化、农业物联网和植保飞防技术,通过对地形、气候、土壤、灌溉以及果树品种等数据的抓取、沉淀和计算,提供最优的种植技术方案,农民在家也可以通过摄像头、无人机观察果园。铭阳果业负责人孙开洲介绍,通过精细化的供应链管理,有了统一的种植标准和品质、按照「淘乡甜」标准上市的脐橙,一株果树能创造的收益是普通脐橙的 2 倍,而且他的果园每年能给约 5000 名农民提供工作。(下图为阿里巴巴集团CEO、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副主席张勇走访重庆奉节脐橙园区)

和过去不同,智能设备的廉价化让农民同样可以使用手机、摄像头、无人机等电子产品来提升生产效率,湖北秭归同样是重要的脐橙产地,在 2018 年 6 月成立的秭归淘乡甜数字示范基地,果园里树立着十几个 2.6 米高的杆子,上面装着摄像头、4G 网卡,直接连接土壤探测器,将采集到的气侯、土壤、橙子的营养等信息,变成数据传输到计算器,再控制进行精准灌溉和无人机飞防,保证在几百米海拔落差间,橙子有着相似品质。最终产能提升了 10%,优果率从原来 30% 增长到 50%,亩产提升一千元。

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会的副秘书长孙利军,自 2014 年起担任农村淘宝项目总经理的职务,对农村脱贫工作有着丰富经验,阿里巴巴脱贫基金的「一县一品」模式,即通过淘乡甜直供直销的方式,通过科技赋能、供应链输入、品牌打造帮助贫困县把优质的农产品卖出去。这里用于赋能的技术包括阿里云的农业大脑、物联网、以色列的农业技术等,来提升效率,优化产品品质。在形成生产端的标准化和规模化后,其次是完善供应链,从包装到物流到销售渠道,这是许多农产品卖不出去的重要环节;最后是品牌打造,利用阿里巴巴营销矩阵、淘宝直播等,扩大贫困县优质农产品的品牌影响力。

在 2018 年阿里巴巴全国 10 个电商脱贫样板县中,出现了奉节脐橙、巴楚甜瓜、元阳红米、吉木乃面粉、敖汉小米、金寨猕猴桃等「一县一品」模式典型品牌。而生产、供应链、品牌影响力的完善,让品牌有可靠的竞争力和可持续性,对贫困县的农民来说,就像挖了一个巨大的鱼塘,良性发展。

不难发现,提升生产效率、完善供应链、品牌营销,这更像是打造一个个小而强的企业。在一周年之际,阿里巴巴将过去一年的脱贫工作特点总结为「可持续、可参与、可借鉴」:可持续是指探寻脱贫的长效机制,授人以渔,培育贫困县的自我发展动力;可参与,是能够借助阿里经济体的平台和能力;可借鉴则是将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在具体项目上的应用,通过复盘总结形成经验、模式和方法论,供其他贫困地区因地制宜、借鉴参考,体现「公益的心态、商业的手法」。

「以前农村的家庭联产责任承包制解决了土地上种东西归谁的问题,而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要解决的是这块土地上的东西应该卖给谁的问题。」马云说。发挥技术的作用,让农产品更好地生产,销售地更好,大概就是马云口中农业文明和商业文明的完美结合,也就是脱贫和致富一致的意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